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公开 > 案件快报
未经授权经营性使用他人作品属侵犯著作权行为
  发布时间:2016-05-05 12:37:01 打印 字号: | |
未经授权经营性使用他人作品属侵犯著作权行为
重庆四中法院  李小威
 
    悦来酒吧系经营卡拉OK的个人独资企业,对外经营悬挂“芳草天空”招牌。2014年8月6日,洪兴公证处二名公证员与词曲作者叶佳修的代理人到悦来酒吧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进行消费,点播了《流浪者的独白》等35首涉案歌曲并进行了证据保全。叶佳修认为,悦来酒吧未经作者许可,擅自以经营为目的,在未缴纳版权使用费的情况下,将其享有著作权的多首词曲音乐作品以卡拉OK点歌的形式向公众进行商业利用,侵犯了其著作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悦来酒吧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5万余元。法院经审理认为,悦来酒吧未经授权,经营性使用涉案歌曲,且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合法来源,侵害了词曲作者叶佳修的著作权,综合考虑案件情况,酌定其赔偿词曲作者叶佳修包括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1万余元。
    【以案释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悦来酒吧未经授权许可经营性使用作品是否属侵犯著作权行为?
    知识产权是指权利人就其智力劳动成果所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是国家依法赋予创造者对其智力成果在一定时期内享有的专有权或独占权,包括著作权和专利权、商标权等工业产权。
    本案中,原告叶佳修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一份《公证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公证书的证明效力较强,一般较难推翻,本案中被告悦来酒吧未能提供证据推翻公证内容,故法院依法采信了《公证书》。根据公证书所载事实以及所附光盘的内容,可以认定被告重庆悦来酒吧以营利为目的,在其营业场所内通过卡拉OK伴奏系统及放映设备,向不特定的消费者公开播放《流浪者的独白》等35首涉案歌曲。从署名情况、独创性、拍摄目的等方面对被告经营场所播放的《流浪者的独白》等35首电视音乐作品进行判断,上述电视音乐作品都没有制片方、导演等的署名,没有情节或情节十分简单,拍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服务于歌曲演唱,因此均不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其词曲的著作权应当由词曲作者享有。被告重庆悦来酒吧未经授权,经营性使用涉案歌曲,且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合法来源,侵害了涉案音乐作品词曲著作权人叶佳修享有的复制权和表演权,且被告在播放《七夕雨》等11首歌曲时没有署上原告叶佳修的名字,同时侵犯了原告叶佳修作为著作权人对相应音乐作品享有的署名权。被告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叶佳修的著作权,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及第二款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故法院综合本案实际情况,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2200元。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一直在不断加强,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逐渐完善,但大众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尚显淡薄,尤其是在中小城市及乡村地区,一些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司空见惯,甚至被当做正常行为。知识产权严格保护是大势所趋,相关企业和个人不应再抱持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而应积极了解知识产权保护知识,合法使用知识产权,避免因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导致的赔偿损失,给自己的生产生活造成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重庆四中院管理员